欢迎光临佳人女性网 www.jrlady.cn
当前位置:佳人女性网 >> 娱乐八卦 >> 生活八卦 >> 奇闻异事 >> 正文

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无弹窗 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小说最新章节

2017-09-10 19:25 来源:未知 责编:佳人编辑 

更多
导读:《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是一本深受读者喜爱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哪里Y。佳人女性网经过仔细整理为您提供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最新章节。本站内容完全免费,欢迎广大书友下载阅读。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小说简介

《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是一本深受读者喜爱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哪里Y。佳人女性网经过仔细整理为您提供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最新章节。本站内容完全免费,欢迎广大书友下载阅读。

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小说简介:

去年就想去火葬场工作,但当时没赶上好时候,招聘满了。

今年四月份,通过介绍又应聘,成了遗体化妆师的学徒。

我干这个,是因为我三十多大龄女中年,一直在家画画没出去工作过,穷的快要揭不开锅,老娘坚决拒绝接济我这个***啃老的没出息垃圾,不想结婚,想挣钱,懒得接触人,性格古怪。。等等。

反正,穷搓搓回家过了个年后,又回来,机会就溜到我这个无比渴望的准备好的人身上。

推荐阅读指数:★★★★★

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精彩评论:

很好,很好很好,我非常喜欢这个软件,虽然曾经卸载过吧,但是现在又想下载了,挺好用的。

遗体化妆师学徒小日记精彩章节:

去年就想去火葬场工作,但当时没赶上好时候,招聘满了。

今年四月份,通过介绍又应聘,成了遗体化妆师的学徒。

我干这个,是因为我三十多大龄女中年,一直在家画画没出去工作过,穷的快要揭不开锅,老娘坚决拒绝接济我这个***啃老的没出息垃圾,不想结婚,想挣钱,懒得接触人,性格古怪等等。

反正,穷搓搓回家过了个年后,又回来,机会就溜到我这个无比渴望的准备好的人身上。

没去之前,我想象中,就是缝合尸体,给尸体化个妆,偶尔就像电视上看守太平间那样半夜值个班。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事儿,我胆儿大着呢。

尸体和鬼我都不怕,没什么能比穷更可怕的。

唯一让我担心的是,我有个怪毛病,越是严肃场合就越想笑。很担心,别人都在悲伤肃穆的时候,我彪呼呼的就那么笑了。

我想的是挺美的,应聘见面的时候,师傅也和善,比我还小两岁呢。我上班之前琢磨着,嘿,找个适合我的轻松的好工作。

实际不是。

上班第一天,刚进门,就被师傅招呼着去抬尸体。是个喝酒猝死的中年男人,不胖,但是奇重。我和师傅还有两位收敛工一块儿抬进来的,感觉像是抬了个石像。

可能这是给我考验的第一步,所以师傅特意喊我出去一块儿抬遗体,而不是用架子床把遗体推进来。

架子床也不多,应聘的时候我纵观过整个殡仪馆,移动架子床估计也就个十辆左右吧。底架上坑坑洼洼,工作人员一推,像是经久不修的老门,吱嘎响。不止架子床老,殡仪馆设备大多数都很老旧,一看就久经风霜。装修最好的地方,就是告别厅,算是殡仪馆的门脸了。

抬进厅走了没几步,往生这位男人的媳妇突如其来的扑过来,吓的我差点甩开手。紧接着他们家人都扑过来,嚎啕大哭,拉着不让我们继续朝里抬。

抬下车的时候,我还寻思他们家人真冷静呢,原来都在强忍着。

师傅他们安慰家属们,我也不能紧闭嘴巴特殊化,就随大流说了几句安慰话。就是捡着师傅说过的话复述,他说什么,我就跟着减几个字说点什么,绝对不自由发挥。如果是单独我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场面,我肯定是不会吭声的,因为找不到恰当的安慰话会让我感到尴尬,尴尬会让我挤出更不恰当的安慰话,反而像是在故意刺激对方。

我吃过这样的亏,以前朋友失恋我安慰的不恰当,朋友当场翻脸,从此和我老死不相往来。她迅速从失恋状态里走了出来,不再朝空间***这些地方发些非主流葬爱家族喜欢用的那些失恋外星话,而是开始深刻剖析友情,用她自己都得认半天的外星文字痛斥我的恶毒。

因为她不遗余力的传播,因为我没有及时发现她在各种传播,导致我臭名远扬。

仅有的伶仃几个朋友都离我而去,谁都不信我的解释。

和前前男友分手的时候,连个帮我搬家的都没有,我也没地方倾诉郁卒,闷的肺部异常,半年多呼吸都不顺畅。

言而总之,我要谨言慎行,宁做哑巴,也不要说任何错话。

往生这位的媳妇很痛苦,用拔河一样的力气拉着担架。我沉下地盘,暗中朝前拉,避免被往生者媳妇把担架拉掉了。

僵持了好一会儿,往生这位大哥的媳妇才在亲人及售卖骨灰盒那边经理的劝慰下松开手,由其他人搀扶着,目送我们离开。

我颤着胳膊抬着遗体前进,恨不能直接飞到冷库里。

师傅看我浑身打颤,笑话我,“看你长的挺像个庄稼把式,怎么就这么点劲儿。”

“我这都是虚肉。”我一说话就喘的厉害,声音基本都是气音。

我胖是胖,但一身虚肉。别看我胳膊粗,但软的就像发坏的面,胳膊抬起来,下边耷拉的肉跟五分蝙蝠袖一样,松的很,根本没劲儿。

一路下来,我一直担心会松开手,咬着牙根坚持到了冷藏库。

不能失去这个工作,得挣钱吃饭,松手后家属肯定会打我,这三个信念让我坚持到了最后。

遗体进冷藏柜之后,师傅特别认真的叮嘱我,进库和出库一定要认清遗体铭牌,核实遗体身份。

要是把张三遗体错送李四告别仪式上,或者把王二错烧骨灰给了孙五亲属,属于重大事故。正式员工会被罚款和批评,我这样的临时工,只有一条路,罚款走路。

接着师傅就继续传授经验。

师傅说刚才入库这位大哥的遗体质量很好,容易上妆。清洗干净打上粉底,修饰干净就可以送到告别厅。偶然会有遗体因为死后眼皮收缩睁开眼睛和嘴巴张开的情况,就需要用热敷按摩,让眼睛嘴巴闭上。实在闭不上,就得用特制的软化剂了,还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

难处理的是车祸后的遗体,因为很多地方的肉都没了。

最难处理的是腐化后还有溺死后的遗体,因为很难上妆。有些得了内脏病的,化妆的时候五官会朝外出血水,也很难上妆。

腐化的遗体,几乎没法上妆,因为皮肤很容易就脱落了,不小心会黏在手套上。而且恶臭,那股味会在鼻子底下缠绕好几天。

能有多臭?

我闻过最臭的是有两样,一样是曾经碰见的一个臭豆腐摊子,一样是狐臭。

那个臭豆腐摊子开业后顾客特别多,站街头就能闻到那股味儿。爱的特爱,一下吃好几串,不爱的,就譬如我,内脏齐齐造反,恨不能将七窍塞上。

后头没多久那臭豆腐摊子被查封了,上了报纸,原来臭豆腐是用大粪水在厕所旁边的垃圾堆里发酵出来的。

至于狐臭,我自个儿就有,父系遗传,味儿刺鼻,平时擦药掩盖,不活动的情况下,能保持三四天清新无味。活动的情况下,那就不行了,出大汗一天就冒出味儿来了。

但是狐臭并不单一,分种类,大概就像天狐媚狐那样有物种之分,别人身上的我一样受不了。坐公交碰见有狐臭的,我觉得那味儿简直能杀人。

腐臭的遗体能臭过这两样?

没闻到前,我觉得不能。

闻到后,我发现自个儿之前就像是古时候村里的酸腐书生,一眼小天地就以为看穿三千大世界了。

尸臭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点的臭,腐烂的尸体那味儿就算在鼻子底下绑个香水瓶也盖不住。

奇臭,而且是贯通臭,从脑袋贯通进内脏,臭的内脏收缩。工作后,接过一个溺死在臭水沟的,身上伤口生过蛆,腐烂,身体膨胀皮肤成褐紫蓝绿色,臭的无法呼吸,皮肤一碰就烂。

臭味絮绕在鼻子底下,经久不息。

我上工后,化妆的第一具遗体是个老大爷。

遗体从冷库抬出来后,我想当然的以为,肯定会让我动手,因为前头都让我动手抬遗体了。

我有点心慌,因为我从来没给遗体化妆过。不止没给遗体化妆过,我也没给活人画过妆,只给二次元的人物上过颜色。

这可怎么办?

应聘的时候我可是吹过大牛皮的,把自己夸的天花乱坠,简直和国际化妆师一样。我吹自个儿当年学过化妆,还曾经照顾过病人,非常了解护士那一套。

我撒了个弥天大谎,而且是个动手就死的大谎。

要给老大爷化妆的时候,我腿脚都软了,脸色肯定很难看。

师傅看我脸色不好,以为我是头次接触遗体吓的,指了指门口,用眼神询问我要不要出去冷静一下。

我摇摇头,挪动发软的腿脚,坚定的站到他旁边。

不出去,我坚决不出去,就算一会儿当场被拆穿了,我也要厚着脸皮留下来。这是我一年多来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不干的话,哪里还能要我。我这尴尬的岁数,没有工作经验,画画技能又垃圾,还有哪里能要我。

师傅拿起一个镊子,我也赶紧跟着拿起来一个。

“你干什么?”师傅问我。

我声音就像是从肚脐眼里钻出来的,挤挤涩涩的,“化妆。”

师傅从我手里把镊子夺了过去,放回原位,“还没学会走你就想着跑了,这才刚来第一天呢,就想着抢师傅的活了啊。站旁边去,先打下手。”

被师傅这么一句训,我放下了悬在半空的心。

我的牛皮保住了。

双手合十,我庆幸的朝着往生这位老大爷又鞠了一躬。

抬起头,我仔细观察往生老大爷。

头次近距离接触遗体,还要为遗体化妆,感觉很奇怪。不害怕,但是心里有些微的敬畏,就像我不信佛,但是进入寺庙看见神像依然会心神凛然不敢冒犯一样。

往生这位老大爷的肢体完整,没缺鼻子眼,味道也不重,但是舌头拱了出来。酱紫色的舌头,像是某种颜色奇怪的海底生物,小部分梗在嘴唇外,余下大部分把嘴塞的满当当。

师傅拿着镊子夹着棉花球蘸水仔细擦着往生老大爷的脸,但是只擦了右脸。擦完,师傅让我拿起镊子夹棉花球,按照他刚才做的,清洁往生老大爷的左脸。

我按照师傅刚才做的,用镊子夹起棉花球,重点清洁了往生老大爷眼角鼻翼法令纹这些容易积聚油垢的地方。清理完这些地方,我换棉签,仔细掏干净老大爷左边的耳朵。

老大爷长了个福寿佛耳,耳垂四方型,但耳眼一点都不宽敞,换了最小头的棉签才捅了进去。耳垢不少,掏的我很有成就感。

处理完后,把棉签棉球放进专门的袋子里,这些东西最后都是要专门消毒焚毁的,避免传染病菌。

师傅点点头,对我刚才的工作很满意,“做的还行,但是手速太慢。”

我这人经不起夸,稍微一点点夸奖都能让我心花怒放,对这份工作越发有信心。

清洁完成面部,就要开始化妆了。

最近更新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www.jrlady.cn , All Right Reserved. 佳人女性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闽ICP备05000126号-5 QQ官方交流群:239125468

最近更新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www.jrlady.cn , All Right Reserved. 佳人女性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闽ICP备05000126号-5 QQ官方交流群:239125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