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佳人女性网 www.jrlady.cn
当前位置:佳人女性网 >> 娱乐八卦 >> 生活八卦 >> 奇闻异事 >> 正文

莫家娇娘:废材小姐要逆天章节目录 莫家娇娘:废材小姐要逆天在线章节阅读

2017-11-18 11:42 来源:未知 责编:佳人编辑 

更多
导读:《莫家娇娘:废材小姐要逆天》作者:南友简介一朝穿越,杠上二哥,卖了王爷,当控制金属元素的杀手变身废材,驯兽,画符,炼丹,令无数美男折腰,看她如何在异世如鱼得水!当废材转变成鬼才,我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走

60375s.jpg

《莫家娇娘:废材小姐要逆天》

作者:南友

简介

一朝穿越,杠上二哥,卖了王爷,

当控制金属元素的杀手变身废材, 驯兽,画符,炼丹,令无数美男折腰, 看她如何在异世如鱼得水!当废材转变成鬼才,

我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走 笑着摔倒哭着推开所有人的手 我足够漂亮也足够强大 风吹乱了我的头发裙子上沾了些 酒渍 他说我能爱上名利能爱上世俗 能爱上鲜血与铁锈 却唯独再无法爱上一个人。

你只看到我的滥情无度,

却没看到我的侠骨柔情。

第三章试读

京城

在我沉思间,只见一间铺子里走出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男子身材肥胖,肥头大耳,衣着华贵,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他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不屑的道:“你这屁大点的铺子,居然狮子大开口,要三十万,谁愿意谁买!反正我朱某可是不会上你的当,我看啊,你这铺子是没人买了!”

跟在男子身后的年轻人看起来二十来岁,,眼中闪着不耐烦之色,瞪着肥头大耳的男子,待男子走远之后

才咬牙道:“要不是急需要钱,就三十万我是怎么都不可能卖的!怎么说也得翻个几倍啊!”他自己一人无可奈何的喃喃自语时…

只见,我明艳端丽的脸上,明眸顾盼神飞,唇角含着融融的笑意上前问道:“掌柜请问,你这铺子是要卖吗,卖给我可以吗?”

“姑娘,你有钱吗?若是没有钱就走吧,在下没有时间,陪姑娘你在这浪费。我们两个人的时间!”年轻男子扫了扫我,重重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这少女恐怕也是个富贵小姐,说不定也是来闹着玩问问价钱的…就算自己真的领她进去,她也不会出钱买下来的自己的铺子的,反而浪费自己的时间!

“钱…!当然有了,要不然怎么好意思来打扰老板呢!~”我摸了摸口袋,自己今天本来就是出来,购买一些炼造丹药所需要的药材,谁知道自己竟能有如此走运,幸好这身体曾经的主人平日节俭,加上有莫晨这个大哥的资助,要不然三十万的价格还真是有些力不从心!

我从心中打着算盘,便要从自己宽大的衣袖中掏出银票来……老板诧异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姑娘,又看看她手中的银票,大喜过望。太好了这姑娘不是来闹着玩的自己岂不是真的能将铺子卖掉!

老板大喜,开口道“姑娘这店铺的事情就这么定,我这就去衙门把我的地契盖个章,转让给姑娘!”还好天不亡他,他还以为这铺子是真的卖不出去了,他已经转卖这个铺子几个星期了,终于有人出钱买下了,而且买下的人还是如此年轻貌美的姑娘,虽然这姑娘没有内力,但是自己只要能得到钱就好了,还在意这些做什么呢!

这时几道修长的身影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只见为首那白衣男子,浓密的眉毛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同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一种植物的花花瓣同样粉嫩的嘴唇,他另有着白皙的面庞,不过在那清澈的眼眸深处还是闪烁着,些许察觉不到的光芒!…

“掌柜,我要买这栋丹楼,你开个价吧!”白衣男子看了看我手中银票心中一沉,凤眸中闪过一抹深思。随即还是出声问道。

“这位爷,不是我不卖给你,只是这位小姐,已经出了钱买下了,这在卖给你不行啊!”年轻老板还算老实的看着白衣男子小心的提醒道。

白衣男子挺直的鼻梁宛如鹰勾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纯净和清爽之后,轻轻一笑“想必老板也知道青丹楼吧!”

“哦,原来是夜公子,久仰大名!可在下的店铺也的确是以三十万的价格,卖给了这位姑娘!你看事情这不好办啊!”年轻掌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既然是青丹楼的老板夜天澈…这种大角色自己绝对是惹不起的,不如就交给他自己处理,反正那个姑娘看样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两个人都要争着买这个铺子,当然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价钱越高自己这心里也就越高兴!

“我出双倍价格给掌柜!掌柜把这丹楼给我如何?”名叫夜天澈的男子嘴角微勾,貌似是在与老板交好,实则也是在告诫我,摆明了是在威胁啊:你不卖给我试试?

“青丹楼的老板又如何,掌柜的意思你难道听不懂,不卖就是不卖,就算你是青丹楼的老板,这玄天大陆也是有规矩的,先来先得。难道掌柜你还会一张地契卖给两个人?”白长了一副俊脸可惜连话都听不懂,我满脸不屑的看着一旁装蛋的男子。既然男子的话有两面性自己当然也不甘示弱,此时她话的意思就是:玄天大陆的规矩不能违背,按照先来后到的说法来说。自然应该先得到这丹楼!

“我家少爷,要买这个阁楼是这掌柜的荣幸,你现在,在这阻拦就不怕我们记仇吗?”站在为首白衣男子身后的一黑衣男子闻言,愤怒的立马掏出腰间佩剑。

“小枫,等等!” 终于白衣男子拦住要冲上来了小枫“敢问姑娘,你如此草率的买下了店铺,自身恐怕是没有过营业的经历吧!”男子双眸写满阴谋!

“买下来这个店铺是我的事,没有营业的经历不代表,不能做好丹楼的生意!”我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逗乐身旁的男子!

“姑娘虽然比在下先买下了这家铺子,但是看姑娘这个样子。也不会经营店铺!”男子好看的俊颜透露出狡黠的笑容,

“这倒是的确是…实话”我双眉微皱,看着一旁诡计多端的他。心想他又要做些什么?

“既然你我都不肯让步,不如这样我们合作买下这家丹楼,盈利五五分成,若有受损全由夜某自行承担,姑娘你觉得如何?”身着白衣的男子收回狡黠的笑容,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我沉思了一会,想到管理这丹铺的确是有些繁琐,而且看他也是京城有名的青丹楼的老板想必也一定不会赔钱。自己如果和他合作想必也不会赔钱,随即我开口道::“呢,可以!”我轻点头,表示了我的赞同。

年轻掌柜也是明白人,闻言,单手拿着地契,腾出一只手来取来在桌子上的印章“姑娘和夜公子要是喜欢,本掌柜也不藏着掖着了二十八万便贩卖这铺子如何?”

闻言我点了点头,曾经的三十万两变成现在的二十八万两,的确是便宜了不少!

可只见,夜天澈忽然轻笑道:“掌柜我本以为你是个实在人,可看现在这样,也还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掌柜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衣男子心想:难道自己的事情真的败露了?…

白衣男子看着这样的掌柜,表情更是厌恶,“你这铺子虽然在京城里比较出名,但却并不是中心地带,你的铺子反而偏东更靠近城门,这不也就大大的降低了你这铺子的营业率,相对的你这铺子并不是新铺子,而是好几十年的老铺子,虽然你的回头客的确有很多,但是毕竟时隔久远,再加上你并不经常维修,这铺子的一些地方应该已经破损呢严重了吧,但你却前几日重新将铺子的前厅整理维修了一下,就是为了遮人耳目。来营造出你这铺子十分完好的样子!你做这些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提高你铺子的价格!”

掌柜听了这话,自知自己的事情已经挡不住了,便连忙恭敬的开口道:“那夜少,你说这铺子应该值多少钱!”

“如果按照玄冥国,京城的中心店铺的位置六十万两来说,再加上你这是个老铺子,基本上20万两也就可以买下来了!”白衣男子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

掌柜思考了一会,心想:二十万两自己也不算亏本,毕竟这铺子其实十几万两便能卖出去随即掌柜恭敬的说道:“行,…既然如此,那我就听夜少的吧,二十万两就二十万两!”

我看着白衣男子的俊颜,嘴角微勾,看来这男子的确有些本领,不愧是青丹楼的老板,若不是他恐怕自己今天真的会上了那掌柜的当…

“姑娘,你觉得我们一人十万两如何?”白衣男子开口问道。

“我觉得…可以!”我点了点头。

我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十万银票交给掌柜,而身旁的男子也从腰间的钱袋里掏出银票交给掌柜,老板收下二十万两,显然非常高兴,立即就将他手中的地契交给我。我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契,直接转交给他。自己要这地契也没有什么作用,还不如交给他来保管。说不定以后自己还要有什么事情拜托他来做!也算是现在做个交情!

买下店铺后。

我也为了表达谢意便邀请男子到京城有名的‘枫叶楼’吃饭,毕竟为自己省下了不少的银子自己的确应当好好的谢谢他。

枫叶楼是一栋很精致的茶楼,现在是午膳时间,所以茶楼里人不是很多,我们两人一到门口就被店小二万分热情地迎接进去。“小姐少爷,里面请,本店二楼还有靠楼台的雅座。”小二是位年轻的小伙子,一双眼睛火热地看着我身旁的男子,心里在想,这位少爷气质不凡,一定是个大客户!还有这姑娘生的如此艳美,说不定坐在楼台还能吸引顾客进来呢!

“好的,小二哥你带我们过去吧!”我不知道小二此时的想法,充了一笑开口道。

坐在典雅古风浓郁的包间里,男子眼中笑意融融,有趣的开口道“不知姑娘,买了那间铺子,准备拿来做些什么?”

“当然是正常经营!既然这铺子原来就是丹药铺子,自然我接手后还是丹药铺子了!”我拿起桌子上的清茶抿了抿嘴,这才开口道。

只见闻言男子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温润的望着我,微一沉吟又道:“姑娘,你会炼丹?”

我点了点头:“嗯,我的确会炼丹,按道理来说六阶以下的丹药貌似不成问题,而且四阶的凝血丹应该很轻松!”我说的可是大大的实话,而且早先的自己十阶的还魂丹都炼治过呢,这普通的五六阶的丹药当然不在话下!

只见男子身姿潇洒,一双白皙节骨分明的手拿着茶杯轻轻品尝后才缓慢的说道“姑娘既没有连体,身体中更是没有内力,敢问姑娘是如何炼制这丹药呢?”

我看着白衣男子疑惑的表情,轻笑,从储存戒中拿出曾经炼制的四阶凝血丸,男子眼底的赤热一闪而过,在没有被人发现之前,又抿了一口浓郁的清茶。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用不了内力完全可以用圣火啊!圣火的作用就是用来炼丹的不过可惜这圣火只能炼制五品以下的丹药,否则自己的六品洗骨丹岂不是就能炼制了!前世自己曾在一次任务中意外得到圣火,可当时的自己根本就用不上这圣火,于是就丢弃在自己的储蓄戒指中没成想到,那枚戒指竟然连自己穿越过来之后还依然带在自己的手上,也是的确走运!

“在下还不知道,姑娘的名字?”男子漆黑的目光灼灼的望着我

看着他微微沉吟的容颜,使我有些发笑。

“莫夙染!”思忖片刻之后,我才笑着开口。

男子闻言,心中一惊,温润俊美的脸上现出十分爽朗的笑容哈哈大笑道:“哈哈,看来世人皆知的废材,其实是天才,才对吧!”

“我觉得能与你合作,倒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我嘴角一勾,好笑的看着他!

“正巧,我也正有此意!”清越充满磁性的声音,伴随着时不时的谈笑风生,殊不知这场我与他斗争才刚刚开始~

“对了我自己还没有说我的名字?”

“丹青楼的老板谁会不知道呢!_夜天澈”我喝着手中的茶,微微一笑开口道。

“哈哈,就喜欢和你这种人合作!”不麻烦,而且还不磨叽!

“那,夜天澈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握了握手是合作的关系,不过还不知道这合作是成功与否!

等我回到莫府,已经是夕阳时分了。

莫夙染心情很好的哼唱着曲子,

庭院内,莫辰对着一旁的古桐树,将箫凑到唇畔,呜呜咽咽地吹了起来。箫声响起的刹那,如皓月初升,春花绽放,整个庭院都被宁静安详笼罩,光影在他身上流转,有午后淡金中的孤直,有夕阳斜曛中的落寞, 一曲结束,莫夙染还在原地安静的沉迷在那萧声之中

“喜欢吗?我记得曾经你很讨厌听我吹箫!”萧声渐渐停息,莫辰被夕阳的余光照耀英俊的俊颜更显明朗,

莫夙染眯了眯眼眸,心里暗叫不好,随即沉声道“人总是会变得,更何况你吹箫的技术的确不错!”

“曾经你总说,这个曲调太悲伤并不适合我,现在却很喜欢听么?”莫辰较长的睫毛挡住眼中的情绪,双拳蓦地攥紧,眼里划过一丝的光亮。

“枫叶楼的香酥糕很好吃的,你要一起吃吗?”看着他悲伤的神情莫夙染竟有些不忍,即便转移了话题

莫辰 只是一把将莫夙染搂在怀里,在她耳边暧昧的吐气道:“好啊,那我们一起吃!”

气氛,逐渐变得异常沉默。

莫夙染的小脸腾地一红,转而用力推开他,“你吃吧,我吃过了!”

说罢,呼吸喘的如此急促。该死刚才居然不想离开

莫辰掩住眸中的笑意,看着一旁脸红的我“染,不是说好了陪我吃香酥糕吗?”

莫夙染眼角扫过高大的古桐树,“你自己吃吧。”她往古桐树下一坐,用手摸了摸自己通红的脸。

莫辰忽然俯身,把香酥糕放入嘴中,一脸含笑道:“嗯,这香酥糕是真不错?”

听见他这么说, 莫夙染终于站起身来,平复了下急促的呼吸,看着吃的正香的莫辰大声道“给我留点,我的香酥糕。”

莫辰却不依不饶的拽了拽她的胳膊,笑意满满的道:“你不是说过要给我吃的吗?”

莫夙染白眼一翻,狠狠瞪他“我反悔了,不可以吗?”

愉悦的气氛渲染了死气沉沉的后院,莫辰看着与他抢香酥糕的女子,满脸笑意,遥不可及吗?也并不是那么遥远,我可不想那么早就是失去与你在一起的机会。

回到房间已经是傍晚时分!

拖着疲惫的身子刚转过身,透过窗口洒落进来的淡淡银辉,我清晰的看到,一个身形高大修长的红衣男子正站在我的床边,五官深邃,剑眉飞扬,黑眸冰冷中又带着邪肆的漠然,全身上下更是散发着一股动人心魄的霸气。可唯独这腰间的蝴蝶玉坠有十分不符的出现在身上!使整个搭配显得有些无厘头。

那天的马车男子,最后还是听府上的人才知道他叫欧阳轩…

站在窗边的他看到我时,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一只有力的手已经将我的手腕禁锢住了。

“女人,我好想你!”欧阳轩,把手放到了我的腰上,用力的锁起,防止我不乖巧的挣扎。

“把你的手拿来!”我抬眸,怒瞪着那张无耻的面孔,自从来到这异世之后,自己也变得越发懦弱,就连五阶巅峰的修炼者都不如,欧阳轩撇嘴一副委屈的小模样,真是坐实了莫夙染揩油的大罪名。

“我抱了你,你就得对我负责,难道你还想赖账吗?”遇上欧阳轩这样的大无赖,我总是有种时时刻刻都要切腹自尽的冲动。我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该死的忍耐心都快要耗尽了,可欧阳轩却还是不放手…看着这般的我,欧阳轩轻笑出生,俊美的脸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最近更新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www.jrlady.cn , All Right Reserved. 佳人女性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闽ICP备05000126号-5 QQ官方交流群:239125468

最近更新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www.jrlady.cn , All Right Reserved. 佳人女性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闽ICP备05000126号-5 QQ官方交流群:239125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