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佳人女性网 www.jrlady.cn
当前位置:佳人女性网 >> 娱乐八卦 >> 生活八卦 >> 奇闻异事 >> 正文

贴身男家教免费阅读 贴身男家教最新文章

2018-04-10 18:02 来源:未知 责编:佳人编辑 

更多
导读:《贴身男家教》作者:瓦刀主角:张文宇简介一个正儿八经的好家教,却落入了美女学生的桃色陷阱,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家教是个坑,而且张文宇所遭遇的女学生,整天吵着闹着,要求老师要浇灌祖国的花朵,要勇敢的、

贴身男家教.jpg

《贴身男家教》

作者:瓦刀

主角:张文宇

简介

一个正儿八经的好家教,却落入了美女学生的桃色陷阱,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家教是个坑,而且张文宇所遭遇的女学生,整天吵着闹着,要求老师要浇灌祖国的花朵,要勇敢的、让小姑娘蜕变成一位合格的女人。自己无论开什么样的车,学生上车之后,都会吵着说空调不好,说自己怕热,所以要脱身上的衣服。

第一章节阅读

  东山市的南郊,有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别墅,湖光山色,风景优美,能在寸土寸金的繁华都市,拥有如此清幽雅致的庭院,那肯定是非富即贵。

  只见远处,滚来了一堆垃圾,细看之下这哪是垃圾啊,分明是一个人,衣衫褴褛,满身油污,特别是那张脸,就跟一块水泥砖似的,浑身上下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脏乱差!

  小别墅的门口,扫的干干净净,那地板每天都要用水枪洗好几遍,而这个名叫“张文宇的”家伙,走到门口的时候,在地上留下了一串的黑色脚印。

  嘭!嘭!嘭……

  别人敲门是用手,可是张文宇却用脚,朝着大门接连踹了三下,扯开喉咙就喊了一嗓子:“开门!开门!里面的,赶紧给我开门!”

  过了一小会,大门开了小半边,露出了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宽肩膀、水蛇腰、胸大腿长、水灵灵的杏眼泛着波光,身上那淡红色的长裙,包裹着曼妙的身材,整个人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似的,看得人心头一荡。

  女子望着犹如难民一般的张文宇,一时间紧蹙娥眉,美眸深处浮现出一丝丝的厌恶。

  “我是来买房的。”张文宇大大咧咧的,就掏出了两个硬币,往女子手中使劲一拍,说道:“分期付款,这个是首付,你这别墅是我的啦。”

  “你……你神经病吧?”赵清月都听懵了,心说把你卖了,都不够我家一块玻璃,你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是不是忘带脑子啦?

  “搞清楚,这里以后是我家!你你你,赶紧给我滚!”张文宇骂骂咧咧的,就指着赵清月的鼻子,想让对方卷铺盖滚蛋。

  “臭无赖,这别墅我不卖,立马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就找人,打断你的狗腿!!”赵清月面色一冷,以她在东山市的实力,随便一个电话,都能够叫来好几百号人。

  “怎么着?非逼我动粗是吧?”张文宇一听对方不卖,抬手就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看来是想要玩硬的。

  张文宇这个人吧,他轻易不惹事,一旦惹了事儿,那不叫事儿,那叫新闻!既然他认定要买这栋小别墅,就一定要买到手中,软的不行就玩硬的,如果硬的也不行,那就杀人!

  “切,小无赖啊,你拿一把刀就想吓唬我?”赵清月一脸的不屑,她自从创业以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

  “我警告你,我杀人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害怕!”张文宇说着说着,就把匕首掉了个头,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脖子,紧接着便一脸狰狞的道:“我就问你一句,这别墅你卖还是不卖?”

  “你……”赵清月眼睛都瞪圆了,自己在东山市混了这么久,还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套路啊,怪不得这个家伙,说他杀人的时候连自己都害怕,那能不害怕吗?因为你丫杀的就是你自己!

  “我让你起开!”张文宇往前一步,赵清月不敢阻拦,只能放任这个家伙进去。

  要说张文宇何许人也,他乃是修真界的一位修真者,平日里求仙问道,追求永生;而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红尘俗世,此事还要从半个月之前说起……

  话说张文宇的师父,珍藏了一颗“太虚神树的种子”,此物号称是天下第一灵根,可是最近却神秘的失踪了。

  也不知道是被偷了,又或者是种子经过几千年的灵气滋养,自己顿生灵智,偷偷的跑了;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修炼成人的灵草灵根多了去,所以张文宇怀疑,是那神树的种子,顿生灵智之后,自己开溜了。

  师父命令张文宇在半年之内,必须将这颗太虚神树的种子捉拿归案,否则狗腿打断,去吧!

  于是乎,张文宇半个月以来调查各种线索,期间连洗澡都顾不上,好在他还是有些手段的,最终确定,那颗太虚神树的种子,就在这栋别墅之里,搞不好就藏在某个地方,正偷偷望着自己呢。

  “哎呦,我家还挺漂亮嘛。”张文宇步入了花团锦簇的庭院,对于自己的新家,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臭无赖!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耻?”赵清月面色发寒,脑门上青筋直跳,一扣小银牙近乎咬碎。

  “纠正一下,我不叫臭无赖,我师父才叫臭无赖,人送外号无赖真人;还有就是,我也不叫无耻,我师叔才叫无耻,江湖人称无耻大仙。”张文宇回头望了赵清月一眼,纠正道:“关于外号,以后可不能乱叫了,否则就等于是欺师灭祖。”

  “还是出身于无赖世家啊,怪不得!”赵清月双眼一瞪,那俩水灵灵的大眼珠子好悬没瞪出来。

  “嘿嘿,过奖,过奖。”张文宇拱了拱手,非但不以此为耻,反而笑眯眯的、仿佛还挺骄傲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走来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穿着黑西裤、白衬衫、系着淡蓝色的领带,身材略显削瘦,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颇有书卷气息。

  就在男子进门的那一刻,张文宇猛然回头,脚步为之一顿,双眼一眯,冲着对方深深地望了一眼。

  这个家伙有问题!张文宇利用他超人的感知力,立刻就察觉到,这个男的不是啥好东西。

  “您好,请问是赵清月家吗?我是来应聘家教的。”男子很是礼貌,怀中夹着几本书,目光在别墅里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了赵清月的身上。

  “哦,今早打电话的就是你吧?来来来,里面说话。”赵清月没空再去管张文宇,因为她联系的家教老师到了,这是她请来给表妹讲课的。

  “你给我站住!”张文宇目光一冷,望着那位男子,面色阴沉的道:“这里是我家,没经过我的同意,谁让你进来的?”

  “啊呀呀!你给我闭嘴!”赵清月被气得怒吼了起来,伸手使劲一推,把张文宇推了个趔趄,之后抬脚就想踹,心说我一脚踹死你!

  然而赵清月没有注意的是,那男子伸手关了大门,而且还给上了锁,显然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情况。

  一把大口径的黑星手枪,被那男家教从怀中掏了出来,这种枪威力极大,曾经创造过一枪打死三个人的记录……

  要是被这玩意打一枪,也就等于是阎王爷亲自请你下去喝茶,必死无疑。

  “魂淡!我这就喊人把你带走,你给我等着吧!”赵清月都快被气疯了,伸手掏出手机,想要叫来百十号人,把张文宇给打成人肉烧饼。

  “喂喂喂,你看看你身后。”张文宇指了指门口的位置。

  “嗯?”赵清月下意识地扭头一看,被吓得小脸瞬间煞白,因为她看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虽然仅仅是一眼,但却看得她脑袋嗡嗡作响。

  “下辈子再见吧。”男家教的手,立刻就扣上了扳机,看来他并不是一位男家教,而是一位男杀手,而且是一位专业杀手,杀人似乎很简单,就跟杀鸡没啥区别。

  “不要啊!”赵清月整个人都懵了,绝望的气息,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啪!

  枪口喷出了火蛇,不过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赵清月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就被拽到了旁边,下一刻便听到了一声惨叫。

  “哎呀!好疼!”张文宇这辈子从来没干过啥好事,这是他第一次干好事,虽然把跟前的赵清月给拉开了,但那颗子弹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胸口,鲜血很快就流了出来。

  “别急,等会再送你上路。”男子非常的冷静,他紧接着准备开第二枪,而且这一枪依旧要送给赵清月。

  “这里是我家,你马勒戈壁的,杀人之前,经过我同意了吗?”张文宇上前一步,一把就抓住了枪口,心说我的地盘我做主,而你算个什么东西?

  要说张文宇之所以要对这位刺客动手,是因为在他找到太虚神树的种子之前,绝不允许危险人物接近这栋别墅,来一个杀一个。

  如果谁要是把眼睛装进了裤裆里,如果谁要是胆敢走进这栋别墅的话,那走着进来、就要被抬着出去;活着进来,死着出去!

  “你找死!”男子刚想开枪,只感觉胳膊猛然一麻,咔嚓一声脆响传来,胳膊整个就脱臼了。

  快!

  真快!

  实在是太快了!

  这位男杀手虽然武艺高超,可是他都没发觉,张文宇是怎么做到的,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胳膊就被人家给拧脱臼了。

  “就你这怂样,还想学人家杀人?”张文宇的动作干净利索,胳膊拧脱臼之后,那就是大腿,一时间咔嚓咔嚓的脆响不绝于耳,就差脖子里面的脊椎骨没有动了。

  至于一旁的赵清月,此时半坐在地上,望着这一切整个人都呆住了,心中浮现出各种想法……

  是他,是他救了我……

  这个小乞丐救了我……

  天呐,我还活着!谢天谢地!我还没死!

  很快,一股愧疚就袭上赵清月的心头,因为她刚才居然想把张文宇赶走,不但用手推耸,而且还想叫人来群殴,想到此处,不禁面红耳赤。

  呼啦!

  就在这时,二楼的防盗窗被整个撞开,只见一窈窕的倩影一跃而下,落地、翻身、卸力、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紧接着就朝门口这边就杀了过来。

  “你找死!”杀气腾腾的声音响起,细看之下,乃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穿着一袭贴身的运动小短裤,红色的运动胸围,只盖住了小半的上身。

  那八块诱人的小腹肌,再配上那精致的五官,迎面给人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只不过因为要撞开防盗窗,所以胳膊上多了几条血迹。

  张文宇双眼一亮,看得出这个小丫头,还是有两下子的,而且那表情就跟发怒的小野猫一样,真够女人味儿!

  “魂淡!你来错地方啦!”那少女跑到跟前,一把就拉住了那位男杀手,之后抡起拳头,噗通噗通的一顿狂揍,打得鲜血飞溅,骨头咔嗤咔嗤的、就跟被砸碎的石膏板似的。

  “你……你没事吧。”赵清月赶紧来到张文宇的跟前,也不顾对方的衣服有多脏,慌忙检查伤口。

  “这里是我家,在我的地盘我能有啥事啊?”张文宇用手抹了抹胸口的血迹,那里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烂肉,乃是被子弹给撞的。

  “哎呀,就别贫嘴了,走走走,赶紧进屋,我给你包扎伤口。”赵清月一看张文宇没事,悬到嗓子眼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拉着对方快步朝屋里走去。

  赵清月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人牵手,如果是以前她绝对不会这样做,而现在握着对方宽厚的大手,心中顿时多了一种暖暖的安全感。

最近更新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www.jrlady.cn , All Right Reserved. 佳人女性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闽ICP备05000126号-5 QQ官方交流群:239125468

最近更新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www.jrlady.cn , All Right Reserved. 佳人女性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闽ICP备05000126号-5 QQ官方交流群:239125468